当前位置:

衡水美食 > 阜城:行走大运河水带梨韵一脉甜

阜城:行走大运河水带梨韵一脉甜

更新时间:2019-09-25 来源:衡水信息港 字号:T|T

流经霞口镇的南运河。 记者田瑞夫摄

【记者手记】

阜城县霞口镇,位于衡水市东北部,两市三县交界处,京杭大运河贯串南北。日前,我们行走大运河小分队徘徊在运河畔,默默打量着这并不算浩渺的一波碧水,想像着它从千百年前奔流而来,看尽风云幻化,陪伴着河边小儿走过年光沧桑。这饱含着万般滋味的河水中,也有一脉相传的一抹清甜吧?

霞口扬水站。 记者田瑞夫摄

八月未央,大雨初歇,脚下大地高扬着生机盎然的油绿脸蛋,阵阵泥土香。仿佛,它只是微微抬了抬眼皮,那用来看看天、看看云的一线窄窄余光等于行至此处的南运河了。自西岸东望,水面最窄处仅七八米宽,菲薄、细嫩、狭长。风趣的是,这一脉细水的两岸都叫霞口,只不过西岸这个霞口镇属衡水阜城,东岸谁人南霞口却归了沧州东光。

传说中霞口原为“夏口”,商夏期间这居住着姓夏的人家,隋朝修复京杭大运河,路过此处时把夏村一分为二,因交通未便,在此处设一小摆渡口,名为“夏口”。后是以处狭小,改名为“狭口”。乾隆下江南途经此处,正值清晨,朝阳扑面而出,霞光四射,顿感此处乃风水宝地,遂改名为“霞口”。

既是古渡口,摆渡必然是千百年来联络两岸的最首要方式,但如今提起摇橹的场景,村中的少壮小伙子已是一脸茫然,只有几个乘凉的白叟还能追念起霞口街那家人的渡船。“外村的过一趟河五分钱,本村的不要钱,乡亲们常带些本地货给他们浮现谢谢。遇上涨水行不了船,只醒目瞪眼。那些年两岸男女成亲的也少,因为着实是未便利。”

现在,此霞口到彼霞口委实再简朴不外。一座三孔立柱式混凝土桥横贯两岸。桥头,我们偶遇去东光县进货回归的小伙子董宁,他笑言天天往返,两脚蹬子的事。

香港黄大仙正版彩图资料缓步桥上,手搭凉棚北望,隐约可见葳蕤堤草中掩映着一座烧毁的破烂房子,很难相信这即是名扬姑且的霞口扬水站。这座始建于1964年的扬水措施,是阜城县在南运河左堤岸霞口北建筑的第一座动力扬水站,范围曾到达6个机组3.5立方米每秒。即便只剩断壁残垣,在霞口镇人大主席孙安全的娓娓呈报中,当初社员们抽水浇园,热火朝天的景遇宛若眼前。阳光下,残墙和尖顶在地上的影子拉得好长,如同被工夫磨平光芒的寡言老者,悄然看着行人。“我们将在旧址上建筑运河公园,供游人闲暇娱乐。”孙安详轻声说道。

水韵流转,运河将这连绵不断的灵通带给了四周的风土、草石、果木,还把最爱护的一抹清甜,送进了刘老人村的万亩戏班中。

刘白叟村,大有“来头”。据《刘氏族谱》记载:此地早在年纪战国期间就有人居住,到北宋年间,名相刘挚的族人在这里立村,取名莘里,又名北刘庄。乾隆四十九年,皇帝南巡行至北刘庄,偶遇103岁的白叟刘彰,表情大好,遂约请刘彰进京到场千叟盛宴并赐其五品顶戴。后工钱了记着先人的传奇履历,遂把村名改为“刘白叟村”。

刘白叟村民俗淳朴,世代相传。村里长寿者众,说到法门,老寿星们笑言,“除了好水好土好心情,还因为常吃咱这运河水养美了的大鸭梨。”

传闻,早在1500年前,此地等于远近闻名的梨乡,西汉时间,更有开明仕宦提出“宜栽梨枣以资民食”,梨树栽种面积迅速扩大。等到隋唐大运河开通后,滚滚运河水不但把这梨子滋养得分外甘甜,更带着它们“流”往全国各地,从宫廷到坊间,这一带的大鸭梨极受接待,清冽滋味千余年来一脉相传。如今霞口镇的梨树种植面积已超3万亩,更拥有中国最大的古梨树群,百年以上老梨树万株有余。

行至梨园,太阳晒起来,早熟的梨子们已黄澄澄坠在枝头,梨园路边停满了来拉梨进货的车。年近七旬的村民刘风义和老哥几个,边摘梨边跟穿梭的游客们聊得繁华:“我们小时候,整天跟着大人去运河干看‘小火轮’,‘呜’一声响,一大串的‘小火轮’拉着一筐筐新摘下的鸭梨出港,那威风,啧啧。”

上世纪70年月,运河断流后,鸭梨财产随之低迷,种梨大户纷纷设计“除旧更新”。多亏村里带头人们开动脑子引进了新品种,又从河北农大请了专家来指导,才把本地鸭梨又弄成了抢手货。近几年,村里经心谋划了3000亩密植梨,建树了“刘白叟果品农夫专业合作社”;接着又跟北京某出名整体互助,打算了占地万亩的现代农业示范园区,集旅行、采摘、远足、深加工于一体,注册了“百大哥梨”“霞口牌”鸭梨商标。现在,这百年梨园风景远足景区年接待游客达10余万人次。

“连续几年清朗前后,我们都会机关梨花节,漫天飞花里,旅客品着梨汁、梨花茶,再去村里的加工场选一两件梨木家具大要淘些个梨木摆件,美得很。过段时间我们还会推出鸭梨直接长在酒瓶里的梨花醉酒,我们这里可是名副其实的‘醉美梨乡’……”刘白叟村党支部布告刘连山甚是骄傲。

“每亩地有房钱,年尾还能分红,年青人也不用出门在外,家门口就或许打工,关键是挣钱比已往多多了。你看这百年古树上的大鸭梨一个就能卖10块钱。”几位老农笑得十分灿烂。

“你尝尝,咱这大葚子是不是也跟别地儿不一样?”接过孙宁静揪的一把大桑葚,酸酸甜甜甚是适口。现在的刘老人村有的是新措施,靠着当地的汗青文化、梨文化和运河文化,在原有“百年梨园”的基础上,又成长了搜罗梨、桃、核桃及杏梅等名优新特果品的“百果园”上千亩,扶植了八景十园二十八处景点,生态旅行成为刘老人村的致富之道。

除了文旅融合、产物进级等理念,村里还用上了“互联网思想”,如今他们跟京东商城签定了计谋互助协议,建成了世界首家扶贫金融小站,实现了高端梨果“百年老梨”的网上售卖。去年,刘老人村整体收入赶过50万元,农夫人均可支配收入达两万多元。

盈盈运河水,虽然再不是将这满目标梨果送往各地的主要妙技,却依然带着一脉梨香外扬八方。

遥遥的,只见一位白发胜雪的白叟正在梨树下使劲冲我们招动手。“我们这梨子不但好吃,还是清心养神‘解百忧’的良药呢,一口甜到你心里,快来!”(记者韩莉、田恬)

分享 0